txt電子書下載網 > 女生小說 > 我的霉神男友 > 第186章:這就是我的事兒
    “他們一家子都是神仙嗎?”

    徐文文好奇的問著,是因為神仙的緣故,家里兩位長輩才直接過來的嘛?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徐文若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明知故問。

    “我是祖國未來的花朵,任何真相都逃不過我的眼睛!”

    這還用問為什么,徐文文嘿嘿的笑了起來,我這么聰明,這么簡單的事情,我能不知道?

    “你果然是心大!”

    徐文若都不知道怎么說他了,我跟江嘟嘟靈魂互換的事情,就是朱莉莉他們,都總是會迷糊,你倒好,一眼就看穿了。

    “不過,你把他們一家都帶過來,是怎么想的?”

    徐文文指了指客廳的方向,爸媽說不同意,反對你跟江嘟嘟在一起,這是有原因的。只要你把真相告訴他們,說服他們,你跟他還是有機會的。

    這把家長叫來,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不對,該說是太幼稚,還是太重視?

    這件事,值得叫家長嗎?徐文文持懷疑的態度。

    “沒——沒怎么想!”

    徐文若趕緊端著一杯熱茶,窸窸窣窣的喝了起來,生怕徐文文會追問下去。

    她可是要面子的人,怎么也不能告訴自己弟弟,他們來是給自己提親的吧?

    太尷尬了,不行,不能再聊這個話題了。

    “啊,對了!”

    徐文文想起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指了指客廳的方向:

    “那個電視機里頭,也還有一個神仙。”

    “嗯?”

    徐文若眨巴眼睛,有點沒聽懂。

    “就是去年的時候,跟你們一起到警察局救我的那個!”

    徐文文提醒著徐文若,并把柳煦變成泡泡龍,疑似被老爸關了電源,困在了電視機里邊,還把屏幕,蒙上了毯子。

    “你說,舅舅已經在我們家了?”

    徐文若腦袋嗡了一聲,不是說他去買東西了嗎?怎么,怎么會跑到我們家電視機里頭?

    “現在怎么辦?那個神仙,跟這兩個是一伙的嗎?”

    徐文文摸不準情況,如果是一伙的,為啥要分兩批過來,要是不是一伙的,那他半途從電視機里邊爬出來的話,那可就——

    “怎么辦?”

    徐文若也沒主意了,舅舅的話,是不是應該把他救出來啊!

    “嘟嘟,出來了!”

    柳媚兒在外邊喊。

    “叫你呢!”

    徐文文拍了拍徐文若的肩膀,徐文若這才后知后覺,端著茶杯,傻愣愣的走了出去。

    客廳里,江嘟嘟冒充徐文若,坐在了徐金元跟王琳中間,徐文若則坐在了江咕咕跟柳媚兒中間,冒充江嘟嘟,兩家人,面對面坐著,你看我,我看你,空氣里彌漫著緊張的氛圍。

    “喝茶!”

    王琳率先打破平靜,一臉鎮定,面帶微笑,絲毫看不出任何不滿。

    “不用,不用,我們帶了水果,你這邊要不要嘗嘗!”

    柳媚兒說著就給江咕咕使了個眼色,江咕咕立馬起身,就去拿袋子里的水果出來。

    “水果什么的,我們家有的,不用你這邊買,買多了,家里人也不多,吃不完都糟蹋了!”

    王琳趕緊推了徐金元一把,徐金元立馬起身,捂著袋子,不江咕咕往外邊拿水果。

    “第一次見面,總得帶些東西過來啊!”

    這空手來,那才不像話呢!

    “這有什么,也就孩子之間鬧騰,咱們大人們,都挺忙的不是!”

    王琳話里有話,處處透漏著,我們家可不想跟你們家扯上關系的意思。

    “再忙也得抽空過來啊,孩子不懂事,大人能也跟著不懂嘛?”

    柳媚兒不甘示弱,皮笑肉不笑的應戰。

    自己的哥哥到底來了沒有,是不是把自己的身份透漏出來了啊,這交涉要怎么說才好?

    “不管怎么說,你今天既然來了,那我也就不扭捏了,對不起,都是我家閨女的錯,以后我一定好好教育,不讓他給你們添堵!”

    王琳說著就拍了拍江嘟嘟的腦袋,不輕不重,剛好點了兩下頭。

    “哎呦,怎么能是文若的錯呢,這一切,都是我們家嘟嘟的不是,不該就這么消失不見。”

    柳媚兒說著就敲了敲徐文若腦袋,直接把她敲的捂著腦瓜子,眼淚汪汪的。

    江嘟嘟的媽媽,手勁真不是一般的大。

    “什么消失不消失的,這不是都有自己的事情忙嘛,兩個人都還是孩子,現在該以學習為主,其他的嘛,我們反正是不會考慮,也不可能同意的!”

    王琳把話直接挑明了,晾在了這里。

    我就是不喜歡你們家的兒子,我閨女就是要遠離你們,就算是她喜歡,我們家也是不同意的。

    “肯定以學習為主啊,我們來是為了解鈴,不是為了結親,你這也太——”

    怎么說來著,啪啪打臉,一點面子都不給。

    “解什么鈴,又不是深仇大恨的,以后各過各的就好了,不必糾結什么。”

    王琳的意思只有一個,我們家懶得理會你們家,別在我這里白費心思了,我告訴你,想娶我閨女,那是不可能的,就是談戀愛也不行。

    “解得自然是大人的心結,孩子們天真爛漫的,沒大人計較的這么多,很多事情,1就是1,2就是2,不會以想的太多。”

    柳媚兒被她懟的有些上火了,話語里的意思,味也跟著嗆了起來。

    “大人們到底是經過事的,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結果,看的自然要透徹些!”

    王琳也不是吃素的,跟著嗆了回去。

    “思慮過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容易好心辦壞事,傷了兒女的心!”

    呦呵,指桑罵槐這種事兒,柳媚兒還沒有輸過呢!

    “兒女還小,不懂人心難測,大人多看顧些,等他們到了年歲,自然就懂了!”

    王琳也不示弱,以退為守,你責怪我,我就排解你,看誰能說的過誰。

    “兒女自有兒女的服氣,家長管多了,難免折了蓋著翅膀,讓他們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柳媚兒氣哼哼的,這個王琳,不是個好對付的主啊!

    “柳小姐說的對啊,那你跟你先生,這么跑來我家,也不知道,你兒子這臉——”

    王琳那指尖,指了指自己臉,后邊的話,不言而喻。

    “吼——”

    柳媚兒還是第一次,被人這么拿自己的話噎死,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江嘟嘟跟徐文若,程坐在他們旁邊,聽他們唇槍舌劍,彼此卻是一句話都插不進去。

    怎么辦?徐文若挑眉,示意江嘟嘟。

    我怎么知道,你們不是讓我少說話嘛?江嘟嘟聳聳肩膀,你看我多聽話,坐下來以后,一個字都沒吐。

    旁邊,還在扯水果的兩個人,似乎是很忌憚斗嘴的兩個人,依舊在旁邊上演著,你把橘子拿出來,我就裝進去,你去掏蘋果,我就去裝梨,玩的不亦樂乎。

    徐文文躲在廚房門口,正往這邊看。

    也就只有徐文文,還在擔心電視機里邊的柳煦,其他人,早就給往忘了。

    怎么辦?是不是得悄咪咪的把電視機搬過來啊?

    徐文文有點惆悵了,這個電視機有點大呢,搬得話,有點不太好搬呢!

    “外頭天這么熱,你跟你先生過來一趟,也挺不容易的,要不還是早些回去吧?”

    王琳已經開始下逐客令了。

    “不用,我們事兒還沒辦完呢!”

    柳媚兒攥緊拳頭,打起精神,十二分認真的看著王琳,這個對手,有點厲害呢!

    “那要我老公送你們一程嗎?”

    王琳自動忽略這句話,繼續追問著。

    “不用,我們開了車!”

    不僅是有車,我們還是神仙,還能飛,還能瞬移呢!

    “那就不送了,好走!”

    說著,王琳就起身了,一副送人走的模樣。

    萬萬沒想到,柳媚兒就這么敗了下來,還一句正題的解釋都沒說,就要走了?

    “茶都還沒喝完呢!”

    柳媚兒不動彈,依舊坐在那里,吵架吵不過,耍賴我還刷不過嗎?

    “文文,把家里的茶葉都拿出來,送給這個阿姨!”

    王琳決定,把茶葉都送給柳媚兒,讓她帶回去慢慢喝,她們家事真的不歡迎她。

    “哦——”

    徐文文回頭拿茶葉去了。

    “你——”

    柳媚兒憋屈到不行了,這個人,真是把她吃的死死的,一點贏得機會都沒有。

    “我今天不太舒服,實在是不好意思,要是說話說的不對,得罪了你們,可不要生氣啊!”

    到了最后,王琳還不忘給個笑臉,這段位,完勝柳媚兒。

    “媳婦兒——”

    江咕咕愣住了,還是第一次看到媳婦吵架輸了的樣子,作為智慧之神,媳婦比不過大舅子好說,怎么一個人也吵不過了呢?

    “慢走!”

    徐金元很有眼色,趕緊把水果袋子都提了起來,送到了江咕咕的手心里。

    “不好意思!”

    徐文若受不住家里這尷尬的氣氛,趕緊起身鞠躬,準備開溜。

    “不準走!”

    江嘟嘟立馬起身,拉住了徐文若的手,鼓著腮幫子,瞪著面前的三個人。

    爸,媽,不是說上門來給我提親的嘛?怎么還沒說到正點上,你們就要走了?

    “不準什么,有你什么事兒?”

    王琳呵斥著,讓江嘟嘟松手。

    “怎么沒有我的事兒了,這就是我的事兒!”

    江嘟嘟不干,就是王琳來拉他,打他的手,讓她松手,她都沒有松懈。

    不管不管,我就是要跟媳婦定親的,什么要沉默,少說話,這都要談崩了,去他喵的不說話,我就要說,我再不說,媳婦就飛走了。
最新手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