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初婚有刺 > 第1106章 連聲謝謝都聽不到
    想到小寧馬上就可以自己走路,而且在不久的將來也能夠上學了,林羨魚就樂得合不攏嘴。

    余嬸和蔡嬸見她開心,她們也跟著開心“林小姐,今天好日子,我們多做幾個菜來慶祝小寧手術成功回家。”

    回家這兩個字說的林羨魚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趕緊幫著一起張羅。

    跟著他們正要走進廚房的時候,忽然一瞥眼看到了站在樓梯臺階上的衛蘭,嚇了林羨魚一哆嗦。

    衛蘭已經換上了白色的睡袍,仍然披散著長發,直直勾勾地看著她。

    衛蘭怎么這么喜歡白顏色,不論白天晚上,總是穿著白色的沒有腰身的長裙在家里面亂晃。

    林羨魚本來還挺強大的小心臟,活活要被衛蘭嚇出心臟病出來。

    衛蘭的眼神里包含了很多層意思。

    剛才她還特意去了醫院,讓林羨魚拿了錢就滾蛋,沒有潑她一杯水說馬上離開我兒子就已經算是衛蘭心慈手軟了。

    現在她又帶著小寧在他面前晃悠,估計衛蘭弄死她的心都有。

    余嬸和蔡嬸沒留意到林羨魚的表情,仍然很高興的在跟她講“我們訂一個蛋糕吧,今天這么高興的日子,要吃個蛋糕慶祝一下。”

    吃蛋糕當然好了,不過看衛蘭的表情估計蛋糕拿來衛蘭會整個丟到林羨魚的臉上去。

    “蛋糕就算了。”雖然不忍心拒絕人家的一片好意,但是衛蘭的眼神實在是太可怕了。

    雖然沒有蛋糕,但是余嬸和蔡嬸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余嬸正要去樓上請桑時西下樓吃飯,看到他從樓上下來,穿著一件黑色的大衣,像是要準備出去的樣子。

    林羨魚舉著飯勺跑到餐廳門口問他“去哪兒?不在家里吃飯了嗎?”

    “去接霍佳。”桑時西整理一下衣領,在門口玄關處換鞋。

    桑時西終于打算把霍佳從里面撈出來了,這應該是值得可喜可賀的事情。

    不過現在在家里面,有一個衛蘭就夠林羨魚喝一壺的了,霍佳又回來了,這前后夾擊,林羨魚覺得自己命不久矣。

    霍佳這次在拘留所里面呆夠了48小時,最近反黑抓的很緊,所以霍佳是重點被盯住的對象。

    她在拘留所里面足足被盤問了幾十個小時,就連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都挖出來問了一遍。

    霍佳知道他們有意在拖延時間找證據,現在到了48小時,應該是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所以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他給放了。

    霍佳已經整整48個小時沒有合眼了,困的只要一閉上眼睛就能馬上睡著,不論是在何時何地都能睡得著。

    霍佳從詢問室里面走出來,在走廊里面就看到了桑時西。

    他側身站在走廊的盡頭,穿著一件黑色的大衣,在敞開的大衣領口里面,能夠看到霧霾藍的羊絨毛衣的領子,這種藍色緩和了黑色帶給他的沉重和壓抑感。

    霍佳忽然想起了她第一次遇到桑時西的場景。

    他們可以說是媒妁之言,因為門當戶對,而彼此家族都需要彼此的扶持,所以雙方才見面。

    見面之前,大家都是奔著結婚去的。

    霍佳以前也沒見過桑時西,她對那種商界精英向來沒什么好感,也從來不看財經雜志,不知道桑時西是一個怎樣的人。

    然后她在她家的客廳里面看到了桑時西,當時好像也是冬天,桑時西也是穿著一件黑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焦糖色的高領衫,他好像特別喜歡在大衣里面穿高領毛衣。

    當年他帶著一副金邊眼鏡,霍佳是最討厭男人戴那種金邊眼鏡了,覺得怎么看怎么像斯文敗類。

    其實桑時西戴眼鏡更有點衣冠禽獸的意思,但是衣冠是真的很衣冠,而他骨子里的獸性也是霍佳最喜歡而又欲罷不能的。

    霍佳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淪陷的呢?大約就是第一眼見面吧。

    她父親跟她介紹桑時西,他不像其他的男人那樣彬彬有禮,也沒有站起來客套的跟她握手。

    他仍然坐在沙發上,雙手交握甚至連笑容都沒有,只是跟他說了一句“你好。”

    他的聲音低沉磁有磁性有魅力,盡管他沒那么有禮貌,甚至有些高傲,但是霍佳恰恰就淪陷了。

    現在想一想恐怕就是他不屑一顧的樣子和他優質的外貌,到底桑時西的內核是什什么樣的她都說不清楚。

    現在桑時西待她,比以前要親切很多。

    若是以前,她肯定得受寵若驚的,但是現在也許是習慣了,好像并沒有太多的感覺。

    桑時西經歷了那么多,在床上躺了大半年又重新站起來,但他的脊背依然那么挺直,跟之前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

    而他的眼神也沒有以前凌厲了,側面看他的五官線條顯得柔和很多,讓霍佳有一種錯覺眼前這個桑時西仿佛并不是以前她印象中的桑時西。

    原來一個人眼神的改變,可以改變他整個人的氣場。

    霍佳在原地站住,清了清嗓子干咳了一聲,桑時西轉過身來看到了她。

    桑時西向她走過來,忽然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微皺著眉頭,將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披到她的肩膀上“手怎么這么涼?”

    他聲音溫柔,從來都沒有對霍佳如此溫柔的溫柔,她要不要掬一把熱淚表示她受寵若驚?

    霍佳將她的手從桑時西的手心中抽出來,然后兩只手捏緊了大衣的領子“我還以為我要在里面待一輩子。”

    “不會,但是48小時。”

    “還按照你桑總的本事好像48小時也沒必要吧,干嘛,讓我長點記性?你把我在里面扔了48小時再過來撈我?”霍佳邁步向外面走,桑時西在一旁輕笑”還是那么不知好歹,費勁把你弄出來連聲謝謝都聽不到。“

    霍佳困的半死,她可笑不出來,她剛剛走到了大門口已經看到了停在門口的車,正要邁下臺階,卻聽到身后傳來了一個警察的聲音”霍佳,等一下!”

    。
最新手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