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景眼神有些飄忽,不看的時候手會碰到不該碰的,見了一下他的臉瞬間就紅,與白的剔透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可是在看對方眼眸半闔,一呼一吸之間都透著極大的忍耐,不由得感覺自己有些猥瑣。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感情好嗎?”蕭景問道,手碰到的地方莫名其妙的一陣陣的發麻,雖然在心里罵了自己,可也是心傳遞給他的感受。

    “你是謙謙君子。”蘇妤只是這么答了一句。

    “那你還說我喜歡上了別的女人。”

    蕭景對自己身世獲悉的不多,所以她的每句話他記得很清楚。

    疼的人拿著眼白瞪他,“說不清楚你們之間的關系,反正曖昧。”

    “我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剛剛抱了你,我必然對你負責。”

    蘇妤揉了揉自己的頭,“對,當初那女子是你在水里抱出來的。”

    蕭景一時被噎住,外衣脫下的時候沒敢再動她的里衣,也是擔心她著了涼。

    一股熱騰騰的力量熏著她的衣裙,尷尬了半天他沒有在說話。

    可是另一邊的人明顯不對,借著漸漸昏暗的光,人疼的在地上來回的走著時,突然驚恐的跟他說,“我感覺他要出來了。”

    “那…我做什么?”

    “快點扶我躺下。”

    蕭景一看地下硬邦邦的,連忙把自己的衣服鋪上,然后把人扶著躺在上邊。

    蘇妤一躺也慌亂,“怎么辦?我要生了。”

    她疼的再也忍受不住,已經干了的臉頰此時如同被水泡過,就連碎發都黏膩的粘在臉上,一口一口的喘著粗氣。

    “怎么樣,生下來了嗎?”蕭景隔著她的衣服往里看著。

    “怎么還沒生下來?”

    他顯然有無比的焦急。

    蘇妤眼睛都腫了,白里透紅看著都難受,被折騰的已經是有氣無力,仿佛下一秒都能斷氣的樣子。

    由一開始疼得嗷嗷的叫,現在都不用擔心衣服會不會涼著她,因為疼的熱汗直流。

    蕭景一看努力鎮定的過去,“我來幫你。”

    蘇妤已經沒有力氣再說話,挑著眼皮看了他一眼,“你幫不了。”

    蕭景僵硬看了一會兒好像做了很大的努力,如果他再這么眼睜睜的看下去,包不起眼前的人就不會動了。

    他的眼一閉心一橫直接跪在了蘇妤的身旁,本以為觸手的一定是肌膚,可是出乎想象的感覺是衣料,睜開眼睛一看巴掌大的一塊布,擋住了身體羞澀的地方。

    “你怎么還有這么個東西?”蕭景說著就給她拔下去。

    “冷。”蘇妤下意識的夾著兩腿。

    蕭景把身上已經干了的中衣脫了下來,再蓋上她兩腿的時候說,“你這樣怎么能生?”

    說著不看的分開她的雙腿,可手觸及到她軟嫩的皮膚,還是紅了整張臉。

    不過洞穴里沒有任何的燈光,更沒有多余的人注意到他的表情。實際上他也看不到什么,畢竟用衣服蓋著呢。

    “怎么樣,用不用我幫你推推肚子?”蕭景詢問著,沒有任何經驗的他不敢下手,但是感覺推推肚子應該能送下來。

    “我不知道,你輕點。”現在的蘇妤沒有任何的理智,氣息微弱的仿佛馬上都能被風帶走。

    蕭景過來,修竹一樣的雙手輕輕摁在她鍋一樣的肚子上,然后慢慢的往下推著。

    “我這個樣子對不對?”

    蕭景問了一嘴,感覺人只是張了張嘴,沒有說什么。

    一個絲毫沒有生產經驗的,就算有力氣,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說什么。

    蕭景大概是真的有些著急,都是眉頭的他攥了攥拳頭,想起她剛才說出來的話,如果這個時候再推不下來,會不會憋死在肚子里?

    蕭景想到這里又是一不做二不休,不知道下了多大的決心,直接把中衣給她往上蓋了蓋,可是陣陣的涼風襲來,萬分疲憊的人沒有任何的感知。

    蕭景一看她的情況不好,想起受傷的時候好像身上有參片,知道這是個好東西,但是不知道管不管用,又走過來急急忙忙給她塞住嘴里,然后鼓勵著精神已經漸漸淡漠的人。

    “我去把孩子給你抱來。”

    剛剛他真的看到孩子露出了頭,可如果這個時候不顧及一下大人,他擔心孩子生下來對方都看不上眼。

    也許是有著一絲期盼,眼睛腫脹的人努力的挑著眼睛,真的以為自己已經生下了孩子,還想要努力的看上一眼。

    而下邊,蕭景看著孩子已經露出了頭,雖然會碰上讓人害羞的地方,可是這一刻見到了新的生命,他的心沒來由的澎湃,稍稍用手擠壓著,在慢慢扯出來的時候發現孩子的頭特別的長,這個時候他都有些害怕了。

    但是隨著一股力量的外出孩子被送來,接著是一個響亮的叫聲。

    新生命的叫聲喚醒了人的意志,蘇妤想要抬著腦袋看一看,結果蕭景手忙腳亂的處理著臍帶,怎么想的東西都應該是斷掉的。

    手上沒有任何的工具,想了想用巧勁把掌風化作尖銳的刀來震斷,然后把手蹬腳刨的小家伙抱到他母親的眼前。

    蘇妤眼睛里淌出大滴大滴的淚,大概是因為興奮支撐著,她整個人精神了不少。

    嘴里莫名的含著東西,含糊不清的問了句,“男孩女孩。”

    “恭喜你是個兒子。”蕭景看著那核桃一樣的小東西,是個帶把的。沒錯。

    蘇妤看著他手里幼小的孩子,大概是因為月份不足,渾身皺皺巴巴,剛剛生下來還帶著血,有點臟兮兮也格外的小。

    不過小家伙的叫聲卻格外的響亮,根本不像不足月的孩子。

    “看看…”蘇妤剛說了兩個字,往下的話沒說出口。

    蕭景看著她驚訝的表情,下意識的四處看著有沒有危險?結果蘇妤說,“我怎么感覺我還有一個。”

    這個時候她倒是清醒,看著蕭景把幼小的還哭著的孩子放入她的懷中,直接不避諱的來到她的雙腿間,直接伸手幫忙把孩子拉了出來,然后運用上次的手法震斷了臍帶,歡天喜地的報給蘇妤看。
最新手机娱乐